高韶青的音乐,韶琴,二胡

演奏视频

【韶琴】走西口,泪花流

20200218 更新 老爷车黄先生文: 时近午夜,手机压低音量随放韶青的走西口,老婆在隔壁突然嚷了一句,”好听,高老师拉的吧”?奇了怪了,她60老妪一个,音乐外行一枚,居然能一下分辩出演奏者是谁,牛人。嗬嗬,夸的当然不是她,而是高某,拉得实在是太有个性、太具特点了,且雅俗共赏,老少均宜,宋人说有井水处皆歌柳词,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感觉和意味吧?   乐由心生,情随意转,凡称大家者,拉的是阅历,拉的是悟性,拉的是遮掩不了的内心。玩虚的当然不是不可以,可惜听着高大上,其实假大空,此类神曲乐坛历来不缺,高某从来不为。    说高先生雄强豪迈,不如说他缠绵奔放更确切些,在音乐创作上他算一个改良派,在音乐表现上却更象个时而激烈时而忧郁的文化人,本真得很。有意思的是可以说他似摩诘,也可以赞他类东坡,但和李逵、鲁智深之流却总也挂不上边,即使拉一枝花、洪湖一类,高潮冲顶时旋律中亦总裹挟着无限柔情,未脱布尔乔亚味,所以说,人总有局限性,高某当初如真成了革命家,应该也属情圣一类,如他本家高君宇先生是也。     话说回来,走西口一类民间调调被高先生已拉到了极致,风格极象,但更夸张可爱。好象土得掉渣,却又洋气十足,即使独琴无伴,背景却似乎仍有钢琴游走,吉它吟唱。中西混搭,高先生是骨子里的东西,余人难为哟。 中国音乐中的爱情表述一般认为比西人会更含蓄些,听高先生演绎却觉得他弄出来比那些小夜曲、歌剧还过瘾几分,因为他挠到并释放了某种讲不清道不明但分明被久久压抑住的,带民族特性的风骚(此处乱戴帽子),那种压揉,那种呻吟般的大滑,那种气息的忽焉涌动会让你青春勃发,荷尔蒙爆棚。他的音乐,对男女都极具通吃的杀伤力,是一副能使人迅速上瘾的迷药,有毒无毒,不好说,但蛮多人喜欢。 哥哥呀走西口,妹妹我泪花流……… 小时最喜欢的民歌之一,今天改编一版韶琴简易版。情人对话,缠绵难分。 分别是那么难受。 韶琴的二胡音区表现少女,低音区少男对话。中间简单即兴音乐上新鲜一下。 shaoqin erhu plays a folk song plus improvisation by George G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