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琴:时尚的二胡,划时代的改革

韶琴
国家专利产品

由于对二胡的热爱,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对二胡的音色就非常有追求。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上学时,我已经开始动手制作琴码来改进二胡的音色,有时候还需在琴皮上抹油,喷水,试用不同的线和医用橡皮膏来改善千斤,甚至还用千斤线做微调。很多同学二胡出问题时,就会来找我。这些经历让我感到二胡这个乐器还非常不科学。

琴轴
传统琴轴有很多弊病,由于手工工艺不能保证其精密性,使得二胡演奏者在调音定音时非常困难,因为精密度不够,用很大的力气还常常无法精准定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传统的办法就是在千斤的上方加微调,有用线“绑”的线微调和金属的微调,看上去非常落后,没档次,音准也不稳定。北京、上海、苏州等乐器厂也研发过“铜轴”,但是由于工艺粗糙,已不为高档专业琴所用。韶琴的琴轴,是运用现代的高精密齿轮轴,精准度非常高且不跑弦,无论大幅度调音还是微调都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调音时一点都不费劲,外观造型很“酷”

QQ千斤
由于二胡作品有很多是需要不同的定音,比如《二泉映月》,《长城随想》等,为了演奏这些作品,演奏者必须拥有几把特制的二胡、专门的弦。由于弦的粗细与长度不匹配,使得许多特制二泉琴、长城琴发音迟钝,容易出噪音。特别是二泉琴,在二泉映月这首乐曲的最高潮,高音音量完全出不来,且很难控制噪音,再加上演奏家在演出时常常要准备好几把琴,麻烦之至。
1988年我开始在中央民族乐团工作,当时乐团刚刚试用了一种木制版面震动的二胡,上面有一个带滑轨的活动千斤,由于这种板面震动二胡音色不为大家所接受,这个试验没有成功,但是这个千斤启发了我。之后,我在回家探亲时与父亲一起制作适合于二胡的活动千斤,当时用过各种不同的木头做导轨,并且测量出二胡导轨的倾斜角度,之后我就开始用装有这种千斤的二胡演奏,这种设计解决了二胡不同定音的需求,一把琴能演奏所有作品。

90年代,这个活动千斤因旅日工程师杨青先生的介入,开始融入高端精密设计,并运用了高科技工程材料,使得活动千斤的设计更加科学,性能更加稳定。由于我的名字与杨青的名字都有“青”字,我们就把这种活动千斤命名为“QQ”千斤。QQ千斤在韶琴的设计中,已与琴杆合为一体。

韶琴琴筒
一次偶尔发现,启发了韶琴琴筒的设计。有IPHONE的人都知道,IPHONE机上扩音音量非常小,常常我实在听不见时,用手拢罩IPHONE的小喇叭,就会发现音量大增,这对我这个超级二胡发烧友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发现。我预感到,这将有可能解决困惑了我们多年的二胡音量不够的问题,随后,我用椰壳、碗、罐等器皿,放在二胡的音窗处,发觉真的在一定的角度,二胡的音量会增加很大。从此,我就开始花费财力,物力,精力,能力进行长期的科研,经过大量的试验,多样的设计及无数次的试制,终于设计出音色优美,音量洪大,高音通透,低音浑厚,发音灵敏的韶琴琴筒。
自刘天华后,二胡被搬上了舞台,进了音乐厅,但是至今为止,传统二胡的琴筒设计与现代音乐厅的设计背道而驰。面对观众,二胡的琴筒传声方向是横向的,完全利用不到音乐厅天花板上的反射设计。在近距离小范围内演奏,传统二胡的音量与小提琴等乐器相差不大,可是一进音乐厅的舞台,传统二胡的音量完全达不到能使听众满意的结果,音量非常小,传不远;另外,由于琴筒传声方向不科学,在与乐队合奏时,演奏者无把自己的演奏听得清楚,特别是在民族管弦乐队里,交响乐协奏,电声乐队里以及在用现代扩音设备的情况下演出,演奏者自己听不清自己是个极大的问题。
韶琴的琴筒设计是二胡传声系统的彻底革命,音量增大,声音朝上,不仅演奏者能更清晰的听到自己的演奏,而且还充分利用了现代音乐厅的天花板反射设计,使韶琴在音乐厅里更能发挥其琴筒设计的优势。
韶琴琴托
韶琴琴托是按照大腿的弧度设计的,并且刻有防滑纹,使琴与腿部更加紧密的契合,减少了演奏时琴体前后滑动的状况,解决了传统二胡持琴不稳的问题。
韶琴外观
源于中国古朴的哲学思想“大象无形”,韶琴的外形设计简单大气,古朴时尚。
人造皮
十几年来,我一直用人造皮的二胡,人造皮是现代科学的产物,乐器的发展历来受到科学技术发展的影响,古人选择用蛇皮,现代人有能力用合成皮,就像许多现代蒙皮的打击乐器,他们的前身都是用动物皮的,现在都改用人造皮。动物皮的缺点,是不稳定,音色随着天气变化而变化,给演奏家带来很多困难。人造皮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何况,现代人都意识到保护动物的重要性,许多国家把蟒蛇列为濒临绝迹的动物,制定法律禁止猎杀蟒蛇,禁止进出口含有蟒皮的商品,所以在设计韶琴时人造皮是我的首选,况且,人造皮的韶琴音色非常美,高低音音色统一,反应灵敏,还附加了一点人声喉音的音色,魅力无穷。

3 thoughts on “韶琴:时尚的二胡,划时代的改革

  1. 嘹亮的音色,令人满足的穿透力!我要努力争取驾驭好这个“家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