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音乐会说起

    

从音乐会说起

     我很荣幸地在中央院欣赏了两场音乐会——-刘长福教授执教五十周年教学成果展演音乐会,本来我是写在微信里的一些自己的观后感,韶青老师鼓励我发到论坛来,并给我建议了个标题,我鼓足勇气尽管发上来供大家拍砖。

        这次音乐会共两场一场11月16日撷英和11月17日的撷萃,由刘长福教授带领众弟子倾情演绎,两场音乐会总时长近4小时。仅从时长上就能窥见音乐会盛大的一斑。不好意思我要说说我自己的感受,不是品头论足说长道短,绝无他意,说错了请大家指正。

第一场音乐会我坐在了楼上所以听不真切真实的效果,但刘洋的左右手控制力和他对三狂的处理超赞,于红梅老师演奏的太阳祭我第一次听,于老师音色饱满,激情四溢,我仿佛见到一轮巨大的红日下一队队整齐的背影,欢腾的舞蹈,听到祭祀的欢歌。还有田再励老师贺场的广东音乐连奏,虽损失了广东音乐的韵味,但15把胡琴做出的和声让人听着耳目一新,配合也非常默契。这场听不真切我重点写第二场。

     第二场坐一楼第三排,虽然稍微仰着头有点累但能听清楚弓毛擦弦能真正听清楚技术的高超,音乐会整体音色优于前晚,曲目安排基本为现代曲和协奏曲,音色都比前晚多了许多现代气息,明亮通透,高频也有了,不发闷,不做古,我个人比较喜欢明亮一点的音色,能体现出琴的反应速度。不知是不是坐的位置影响,但就算有不至于如此大的反差。个人认为整体技术也高过前晚,也许是我见到自己喜爱的演奏家了,与乐队合作在音量方面也比前晚好了,这个也许是我坐得靠前的缘故。

      印象孙凰……如此技艺高超的演奏家实在太难得,左手在弦上毫无顾忌的上下穿梭,如此从容,如此随性而行,右手在两弦间如水般流动,一如溪水潺潺,一如洪流如注,一如惊涛骇浪,一如泉水清脆,那声音如丝似水,缠绵不绝,那声音如金似石,凌厉铿锵,让我如梦如幻,直觉今生能与二胡结缘不虚此生(在此感谢高老师的帮助,谢谢您),哈哈,差点说跑偏了,孙凰演奏自己改编的梁祝,曲大卫钢伴,先说这钢伴,一流,居然可以在台上即兴发挥(不过我还是觉得要尊重原谱比较妥当),孙凰有着惊人的音色控制能力,里外弦、上下把音色几乎完全一致,并且下把有足够音量,清晰明亮,每个音晶莹剔透, 音色细腻甜美,尤其到高音区,象是钢片琴般清亮,快速音阶信手拈来,音准音色力度同时在音阶中体现,技术的高超,实在叹服和惊人,最利害的尚不在此,在于她舞台上惊人的快速应变能力,梁祝跑音阶时,其中有一音调把,她跳的位置不够竟然在瞬间就让她回到本音,天啦!那可是快速音阶行进的过程中,竟然做的如此自然,毫无顾忌。

      我怕自己忘记,再罗嗦点,说说揉弦,梁祝是小提琴曲,在小提琴上是滚揉,但既然移植到二胡就会有更丰富的揉弦变化 吟,压必定不少,孙凰处理的非常完美,既有提琴般的硬朗清脆,又有胡琴特有缠绵与萦绕,中段的压揉比小提琴更能体现和刻划出戏剧性的冲突,不过孙凰这首由于胡琴音域的限制改编得不够理想,激情和戏剧冲突体现的不够,没有高韶青老师移植的张力,再有就是没有试探双音,以她的技术本因无碍,太可惜 整曲的结构我觉的也有问题,有点不紧凑,曲式就不分析了,我也不太拿手,我还是说她的技术吧,说说右手,右手是一个演奏家的技艺炉火纯青的标志之一,孙凰在右手持弓上并不是刘老师的方法,应该是上海院的影子,她对各弓段力度的运用炉火纯青,她是在演绎她的情绪,呼吸,舞台的激情与灵感,她在随心而动,复杂过弦与分弓自然洒脱,音质纯净,几乎毫无杂音,这一点体现在她的特强音上和特弱音上,弱音下去连弓毛擦弦声都被控制住了,真不知他如何调动的肌肉群,特强音强做的一丝杂音都没有,力度却丝毫不减,盖 。我仅从演奏技术方面写下的直观感受,孙凰西乐功力也很深厚,有很好的钢琴技术,从她改编并演奏的帕格尼尼就能看出,要获得自然科学符合美学的发音,必须具备良好的技术(我说的技术包括技巧和基本功以及音乐修养,这三者缺一不可,单纯的技巧是杂耍,单纯的基本功是机器,音乐修养是建立在前二者之上)

       我论的是技术,没有论音乐性,是从演奏角度来说的感受,而且孙凰西洋乐功力不差,钢琴弹得也很棒,技术借鉴是一定有的,声音是首要的,如何获得自然而又具有美学特性的音响是演奏者的追求,其实也不单只是演奏方法发生方法的问题,由于二胡乐器本身形制和材质的限制和制作工艺的限制和演奏者百家争鸣无法统一的演奏方法和习惯使得它的音色千变万化极具个性,这其中演奏者的因素可以不计,从形制和材质方面考虑其实高韶青老师的韶琴在试图突破这一点想寻求音色和美学上的统一,但损失了一部分二胡的个性,但在革新二胡中绝对是佼佼者。 

       并且韶琴二胡在民乐合奏中要远胜出传统二胡,说到民乐合奏,我觉得是个好大的题目,限制他的因素太多,首先就是乐器的个性冲突 (这里要解决声部内个性冲突与声部间个性冲突,甚至还有民族旋律与西洋和声的个性冲突) 与合奏所需的共性的冲突,再者是律制与西洋法编配在和声音响上的强烈冲突,最后还有各种乐器在音量音色上的不协调,太庞大,彭修文是大师,我个人觉的他是巧妙运用和声技术避开了许多的问题,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所以现在要听好的合奏曲必须得有好的作曲家专门创作却不能像交响乐一般信手拈来,我这样说估计有人会说我全盘西化了,我其实只想表达民乐合奏应当从改革乐器入手,不能死咬着祖宗不放手,其实祖宗们也挺叛逆的,看看二胡前身是奚琴,现在的演奏方式和乐器形制已大相庭径,要是祖宗们都守着奚琴不改革,哪有现在的二胡? 

       这里我还要说韶琴,不是因为我在拉才吹,韶琴首先就解决了在乐队中声部音色与个性不统一的问题,适合和声的共振方式,甚至有双音,这样可以极大丰富弦乐声部。在乐队里我觉得最头痛最麻烦的是那曲儿小,腔儿大的唢呐,太有个性了,一出来直接坍台,把和声破坏得一干二净,可是改革了又没了唢呐味儿[晕][晕][晕]中低音唢呐搞得像sax

         再说几句孙凰,说几句二胡革新,这里单就梁祝而言,建议大家听听高韶青老师和小提琴合作的楼台会,那种音的的粘合程度和美感无以伦比,天衣无缝,音乐响起时顿时能把音响发挥到极致,要是现场估计更加美妙,这种音响的效果是传统二胡无法做到的,韶琴反应的灵敏,让你能随心所欲的去控制手指和情绪完全没有负担,这样也能让演奏者更加容易的把自己的水平发挥到极致甚至极限,这应该是每位演奏者对自己技术的追求。楼台会有韶琴加上高老师超赞的控制力让每一个音符如丝般滑过心间,和声的融合也无比动人,少女般的柔情蜜意。 

      这里借一句朋友聊天的话,是这样说的:民族音乐的路,传统、美学、发展~利弊~下一步?

        我个人觉得,一定要创新,就像西乐现在作品再多也不可能回到古典和浪漫时期的辉煌,它有时代背景,人文观念,审美取向的改变,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只能是保留住经典的传统曲目基础上不断创新进步  。不仅如此,乐器也要创新,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不断进步才能够适应美学发展,让创新后的乐器再次成为主流,总不能等着它们慢慢退进博物馆,想想古琴就岌岌可危.(跑偏了,好在题目好,说回音乐会)

       马向华诠释了关乃中的第一二胡协奏曲,她的演奏比于红梅多一点理性,音色浑厚不失现代气息,看她演奏,宛如欣赏一幅美妙绝伦的画卷,赏心悦目[强],与如此大型乐队在一起力度丝毫不差,双手随心所欲,音形神兼备,技艺娴熟,运指灵巧,与指挥配合如此合契,

     马向华对此曲的处理非常大气,张弛有度,细部的处理也精致无比,音色的纯净程度在整场音乐会里是最棒的,我把她和孙凰,于红梅做个比较,可能说得不对,不过也要说,有批评我就会进步,于红梅整体来说偏于传统,孙凰属于趋于现代,马向华像桥梁介于二者之间 ,

       音乐会有个叫段超的拉高老师的戈壁,她的技术我觉的有点青涩,还要完善,个人觉的演译不到位,叶强不知何故弓毛擦弦声太多,贯穿始末,影响听觉,而且好像右手控制欠缺了[害羞],自己的感受写下来给自己以后看,说的不对的请大家帮我纠正[害羞][愉快]

       刘长福老师宝刀不老,长城一气呵成,苍浑雄劲,年逾七旬依然琴上飞奔。

我的水平不高,写得不对请大家批评,拍砖。

                                                                                                                 亮   写于2013.11.18

发表评论